首頁 > 娛樂 >

張一山 | 我不能一輩子就演一個角色

2019-03-20 來源:男人裝
說起來,張一山紅過兩次,一次是《家有兒女》貧嘴皮猴“劉星”,另一次就是痞子英雄“余罪”。中間的七八年里,除了《老炮兒》五分鐘的客串,有人說他這么多年幾乎沒給人留下“這孩子長殘了”以外的任何印象。最近他的新戲《柒個我》馬上收官了,看起來他是想一次給咱們湊齊七個……

2

張一山

老藝術家

吐槽大會里有一句話,是用來吐槽演員舒暢的:“活到中年,就已經是作為童星的最大尷尬了”。這話可以用來形容很多童星,但似乎不能括張一山。憑借著《家有兒女》中調皮搗蛋的劉星一角迅速走紅并成為家喻戶曉的童星時,他只有12 歲,但童星和每一個普通人一樣也會長大,張一山從童星走到演員,從劉星走到余罪,用了11 年。

從北京電影學院畢業后,他主演網劇《余罪》一炮走紅,播出半個月網絡點擊率就超過4.5 億,他還因此被貼上“國民老公”的標簽,用再度爆紅來形容這種盛況與際遇,絕不算過分。

人們不再只喊他劉星,有時候是余罪,有時候是沈亦臻。其正在熱播的國內首部反映多重人格的懸疑戀愛網劇《柒個我》, 播放量已經破了30 億, 然而張一山卻直言“ 很折磨”。在采訪他的時候, 劇還沒有開始播放, 張一山對自己在這部戲里的表現一如既往地如老藝術家般低調謙虛,“能及格吧,” 他說,“也別指望我能演得有多好,但我覺得我的表演應該還算得上可以, 盡力了。”

4

張一山

愛紅不紅

除了用作品說話,張一山似乎沒有想過用別的辦法讓觀眾喜歡上他。愛情、治愈、偶像主題,對演員的表演要求其實是很高的,因為“它要的元素太多”,“我演出來有可能不偶像,因為我長得確實不帥,我就勸想看帥哥的就別看這戲了”。張一山的直白透著的不是負面情緒,反倒是一股自信的勁兒。

他對所謂“偶像劇”的看法向來坦白,“我認為就是形象非常好的演員演了一部愛情戲,穿著漂亮的衣服,非常青春洋溢,跟做夢一樣”,但是誰也沒有想到有一天張一山會挑戰這樣一部偶像劇。說挑戰,不僅因為他沒有演過“偶像劇”,還有導演鄧科對演員的演技要求相當嚴苛,他曾說,“這個主角沒人敢演,唯獨張一山”。

張一山8 歲就開始出道演戲,見多了太多演藝圈的人情冷暖和規則,他的臉上始終是滿不在乎和從容不迫,這就是他的底色——北京胡同孩子的混不吝,愛紅不紅,小爺我不在乎。他說,“《柒個我》這戲可能演砸了,但我盡力就行了。

演戲其實很單純,沒什么想法,自己喜歡這個,有人找你演了,又給你錢。你可以拿它去生活去養家,同時又能干一些喜歡干的事兒,但我特別不想為什么東西正名,沒有那么多人需要我為了他去怎么樣,我沒有那么大的價值,就是這樣。”

3

張一山

誰也別崇拜誰

很多網友調侃張一山接了個一肩挑“葫蘆娃”角色,在專訪中,他把自己在《柒個我》里的角色視為目前為止的一個“挑戰”。在劇中,他是擁有7 重人格的霸道總裁,要偶像、要精神分裂,還得讓大家都喜歡,他在其他媒體采訪中說過一句實話,說自己“不想使拙勁兒”。

《24個比利》是為啟發無數人格分裂作品的始祖紀實型小說,其主角比利的其中一個人格亞倫就對醫生哈丁講過一句讓人印象深刻的話:“他們不是‘人格’,哈丁醫生,他們是人。”

“有什么不同?”

“你稱他們為人格,就是說你不相信他們真的存在。”

當這部戲找到張一山的時候,《余罪》剛播完,口碑已經出來了,在一直平淡的演藝路上重新起航,說不上膨脹,但起碼張一山覺得自己堅持的表演路子是對的——表演沒有什么唯一的標桿,誰也別崇拜誰。

自已不會因為《余罪》的火爆輕易放棄一個喜歡的角色和劇本,“不管到什么程度,我自己想做的事兒和覺得好的事兒就都會盡力”。對任何人來說,精神分裂的角色絕對是一個很大的挑戰,經紀人說,張一山在接這個戲的時候壓根兒就沒問過其他條件。進入拍攝階段之后才發現,“挺累的”,“七種狀態你都得全心投入,相信自己是這個人而去演”,“相當于接了七個角色,每個角色戲份都很重,當然沒有給七個人的片酬……”

但真實生活中的張一山并沒有七種人格,他甚至連兩種人格都沒有。他只是有幾面——天使或者魔鬼,對不熟悉的事物的自我保護和對朋友親人的親密,又或是意識深處想做又不能做的自己——而這些,似乎我們每個人都會這樣。

5

張一山

Q&A:

演偶像劇會有心理包袱嗎?畢竟這類青春片收視率挺不穩定的。你懂的……

張一山:收視率不好,會有人說張一山演了這么一個收視率低的戲,會說張一山不行了。但其實我演過很多大家見都沒見過的戲,播完一點聲響都沒有。我已經有那些打底兒了我還怕什么呢?

你怎么看待收視率?

張一山:這不代表什么,一個人做哪件事可以很完美呢?誰做事只有成功沒有失敗過呢?這個對于我來講并不重要。

《余罪》里你在兩個角色之間轉換,壓力已經相當大了,這次是七個。

張一山:有人說我演了一個特別不正常的戲,從此以后就沒從這個角色里走出來,不是這樣的。演員是要很感性地理解人物,但也要客觀地去分析人物,你應該有那種跳進跳出的能力,這是作為演員的最基本能力。對于我而言會有一些焦慮,在之后的一段時間里,情緒和狀態都會跟之前不太一樣,但慢慢就會沒事兒了。有人說你很快能走出來說明你不是一個真正進了戲的演員,這完全是扯淡,演員必須具備這種跳進跳出的素質,才能有好的狀態去進入下個角色。你不能一輩子只演一個角色。

中國版的繼承者?男人中的瑪麗蘇?

張一山:這只是角色其中一種人格,這七個人格相差很大。真實生活中有很多這種病癥的人,人格差距也是很大的,我們劇中人物分裂出來的這些人格也很真實,可能跟經歷有關。

你似乎沒有太多演藝圈兒的朋友?

張一山:我從小在胡同里長大,跟我哥哥姐姐的朋友一起玩大,他們現在也都三四十歲了,我特喜歡跟他們在一塊兒,特舒服,知根知底,他們也不會傷害你。大家你來我往都很熟悉很親切,我覺得很單純。這個社會就是在一些情況下你還是要偽裝自己,不管在哪個圈子里都一樣,有人際關系的地方就有偽裝,所以這個是很正常的事兒,也沒有辦法。我可能在我家那片兒更單純一些,他們跟我相處的時候也把我當弟弟。

1

張一山

8 歲出道,怎么搞的像老藝術家一樣?

張一山:我越成名越想回家,我對外面的閃光什么的有時候比較反感,偶爾行,時間一長就煩了,還是想自在點兒輕松點兒。

“混世小魔王”,這是你部分角色的印象,這也是你個人的寫照嗎?

張一山:我從小到大就不是一個做出格事兒的孩子,我也從來沒有過所謂的叛逆期。我是一個比較守規矩的人,但不代表我不修邊幅,肆無忌憚,吊兒郎當,雖然我平時會有一點這種氣質在,但這只是我從小到大養成的一些習慣而已,我還是比較享受自由自在的狀態吧。

平時走街上,有人突然在旁邊喊你劉星,你會是什么反應?

張一山:不太自在,不是特別喜歡,我一直認為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但這個圈子顯然不是這樣的,你也沒有辦法。那么多人說演員嘗盡了光鮮亮麗、掌聲和贊譽,他們就應該累一點兒就應該多失去一些,人家說的也有道理,那就聽他們的唄。

你最自我欣賞的是什么?

張一山:我就有什么說什么,可能有點北京人的氣質,干什么有里有面兒,很真誠很坦誠,是什么就是什么,很少跟你繞彎子。北京人罵人也不繞彎子,肯定要讓你聽出來,雖然說有很多修飾,但讓你明白我是怎么想的。干什么事兒我沒有所謂的小家子氣的做法和想法。

有人說你演戲浮夸這事兒吧?

張一山:這都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到現在好像也沒有人能給出一個標準答案,全世界的演員都往一個人身上學,那就壞了,全世界的演員就都一個樣了。演員首先是一個人,演員出演的各個角色都會有自己身上的影子,表演和演員沒有好壞評判的標準,你喜不喜歡這個演員就看他符不符合你的胃口了。

工作這么多年了,什么時候打算退休?

張一山:現在還沒有一個演員讓所有觀眾都滿意,再好的演員都一樣。我現在也演過三四十個角色了,我很能分清我是來賺錢的還是來演戲的。有的時候該放棄就得放棄,有的時候也會給自己一個心理暗示——我永遠都能比之前做得更好。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守财奴走势图
东方六十一最新开奖 7星彩开奖结果 比较全面的电竞比分网站 黑龙江36选7 财富之都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排球比分网站 pk10公式 下载好友赣南麻将 睿鑫配资 江苏十一选五开走势 盘口即时赔率 深圳风采 闲聊广西麻将下载 牛壹佰配资 3d试机号今天晚上金码 北单比分直播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