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時裝 >

琺瑯表 腕表界的門面擔當

2019-08-19 來源:時尚先生
琺瑯表毫無疑問地成為腕表界的門面擔當。熊熊烈火將礦石顏料煅燒成層次分明的畫面,即使百年過后仍然能保持亮麗的色澤。

天價背后的高手

2016年5月,一只勞力士Rolex Ref. 8651 琺瑯腕表以高達569000瑞士法郎的價格出售。盡管說起琺瑯腕表,勞力士并不是第一個大家能想到的腕表品牌,但它歷史上曾推出的琺瑯表卻是極為珍貴的。它在四五十年代專為VIP客人少量生產的琺瑯表被藏家追捧。這枚腕表由琺瑯大師Marguerite Koch繪制的表盤—一條帶著翅膀的龍,反面有著名的琺瑯表盤制造商之一Stern Freres的簽名。從鐘表本身的裝飾操作,到將表盤轉變為腕表的關鍵美學元素的藝術,琺瑯表推動手表進入藝術領域,足以成為二級市場上受追捧的收藏品。

3

Rolex 勞力士REf. 8651 琺瑯腕表

雖然如今大部分制表工藝都可以用機器替代人工,但是琺瑯表盤的制作依然必須是手工完成,再加上極容易報廢、成品率低,這些都是導致琺瑯表價格昂貴的原因。活躍在表壇的琺瑯大師也是推動琺瑯表價格飆高的主要因素。

2

Suzanne Rohr
合作品牌:百達翡麗

Suzanne Rohr

很少有藝術家像Suzanne Rohr 一樣,作品早在她舉起畫筆前就被售罄。盡管當年等待Rohr繪制的百達翡麗懷表需要長達四年,但買家們仍舊會甘之如飴,并認為自己何其有幸才會得到。

Suzanne Rohr師承日內瓦琺瑯界的頂尖人物Carlo Poluzzi (1899年~1978年)。Poluzzi擅長繪畫琺瑯風景畫和人物肖像,所有作品中都蘊含1750年至1800年之間誕生的新古典主義美術風格。Rohr在Poluzzi的指導下,獲得了日內瓦應用藝術學校頒發的最后一屆“微繪琺瑯彩繪藝術”文憑。

從1967年開始她被百達翡麗邀請繪制琺瑯。Rohr制作每一塊琺瑯表盤都需要歷經多道繁雜工序,因而每年僅能制作完成2-3件作品,在與百達翡麗合作的35年里,她精湛的技藝讓每件作品都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

4

百達翡麗“天堂鳥”藝術腕表

2005年,蘇富比出售了一枚金色開口懷表,表殼背面飾有Gustave Courbet的畫作,并搭配Rohr的簽名,估計價為15000歐元至20000歐元,最終價格高達50400歐元。2008年的百達翡麗“天堂鳥”琺瑯腕表算是Rohr的近年代表作。她用纖細的金線勾勒天堂鳥的羽毛,用細膩的色彩變化展現鳥兒羽毛的絢麗色彩,在天空般的寶石藍表盤上,天堂鳥似乎在枝頭翩翩起舞。

因專注微繪工作多年以致視力受損,最終Suzanne Rohr將流傳百年的古老琺瑯釉料與繪畫工具傳給了得意門生—如今聲名鵲起的Anita Porchet,自此不再碰畫筆。

回憶這段往事,Anita說:看著滿屋子的畫具和顏料,我知道她希望我能繼承她的工坊,希望將日漸式微的琺瑯工藝延續下去,回想起她對我的教誨,也是我創作下去的動力。

5

Anita Porchet
合作品牌:江詩丹頓伯爵愛馬仕等。

Anita Porchet

Anita Porchet在自己的工作室開始一天的工作,沒有電腦,沒有機器,沒有任何先進的科技設備,這位不是科班出身,只是從小跟在父親身旁貼身學習琺瑯上色的琺瑯大師認為: “我從小就不喜歡與人互動,只喜歡在房間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藝術就是自由的,創造也伴隨著痛苦,任何的藝術都不能在充滿工業環境的室內進行,而是需要回歸原本的自然之所。”

Anita Porchet在1982~1985年間一直跟隨日內瓦大師E. Juillerat女士學習,也曾師從于琺瑯大師級人物Suzanne Rohr,后者曾為百達翡麗制作了琺瑯表盤,而百達翡麗也開啟了AnitaPorchet的成名之路。

Anita Porchet認為自己最具挑戰性的杰作,除了百達翡麗之外,便是江詩丹頓Meti ersd'Art—Chagall & L'Opera de Paris系列。制作其中一枚表盤,就要花費四天時間。但談到自認為最有價值的作品,Anita Porchet給出的答案是: “下一個創作,因為我從不回看過去。”

很多采訪,會將Anita Porchet 縮寫為“A. P”,這也是她在作品上的縮寫,大約在十年前,Anita制作的琺瑯表盤上,都會有她的簽名,當表盤上面出現“A.Porchet”的時候,就會代表這只腕表的表盤,是由她全權決定顏色、技法,并全程監督完成的作品。

6

HERMES 愛馬仕美洲豹金雕琺瑯彩繪纖薄懷表

馬匹等動物元素是Anita經常創作的主題,Anita曾說,如果以微繪琺瑯來呈現,動物和人的呈現要比植物難得多,人要在微繪繪制時,掌握他們的神韻和氣質,而動物沒有表情,要著重繪制眼神和肢體,才是最好的傳達。但在Anit a看來,微繪或掐絲琺瑯,需要讓她沉思良久,才能考慮出哪個工藝更適合手下的表盤。

Anita Porchet將琺瑯工藝最重要的經驗歸結為:掌握火的秘密。這是她從ElisabethJuillerat和Suzanne Rohr那里學到的,多年來,她已經學會聽到表盤何時能夠燒制得足夠好。

其余的,則是考驗敏感度和經驗,“我從來沒覺得我的哪個作品是完美的,時間和經驗,才是琺瑯師最純粹的技能,我至今都沒有掌握這項藝術技能,沒有人可以說自己是琺瑯界的大師,時間會說明一切。”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守财奴走势图
22选5玩法 陕西十一选五 汇顶科技股票股吧 欢乐真人版麻将 极速快三单双大小规律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河南朋友局微信群0373 湖南快乐十分什么时候开始 11选5黑龙江开奖 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上海 4887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小说 大庆52麻将下载安装 gs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体彩6+1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2019香港三肖期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