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 >

王源 | 像硬幣的兩面,承載著光芒也承受著壓力

2019-08-29 來源:時尚先生
就像一枚硬幣的雙面,這位年少成名的年輕偶像承載著光芒,也承受著壓力。對外界來說,王源已經夠閃耀了,但對王源自己來說,一切還不夠。好在這個聰慧又孤獨的18 歲男孩,他知曉光的方向所在。

2

王源

“大家看舞臺上亮嗎?”在《我是唱作人》第三期的舞臺上,王源這樣問大家。

在一片“亮”的呼聲之后,穿著白襯衫黑褲子的他臉上短促的笑容一閃而逝,聲音里有少見的冷峻,“但我看你們其實很黑”。觀眾短暫地出現了迷惘的表情。音樂響起,他安靜地對著麥克風唱,“世界怎么這么安靜/感覺被所有人拋棄”,這樣的歌詞被他一唱出,尖叫就取代了臺下的迷惘。

他唱到“每天都笑著暖得像太陽/可是否是真的快樂呢”時,鏡頭捕捉到,有粉絲落淚,王源的聲音也帶了哭腔,當唱到最后一句“世上沒有真的感同身受”,他一度哽咽,淚灑舞臺。

這首歌叫《世界上沒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作為養成系偶像,人們很容易把這首由他作詞作曲的歌看作一場自我剖白。一亮一黑,也確實讓人意識到視角偏差。

在他唱完這首歌的第二天,2019年初夏的那個早晨,這首歌迅速走紅,人們爭搶著分享著這首歌給自己的朋友們,或者是因為每個人都生來孤獨。

6

王源

這個夏天對這個男孩來說注定不同尋常,在經歷了一些風波之后,坐在自己工作室會議室的王源接受了我們的采訪,我們再聊起這次落淚,他竟理性得像是分析一件別人的事。“我沒想到自己會哭,因為彩排的時候都沒事兒,表演的時候可能有舞臺和觀眾烘托,情緒一下子就被放大了。”

眼前的他歌詞里的洶涌情緒不見了,整個人溫和、內斂。他看上去是非常典型的天蝎座,整個人收著,而通過那些歌詞又讓人看到他內心敏感細膩,另有一番波瀾壯闊。

剛剛成人一年,離19歲生日不足五個月的當下,這個多次提到做個“大人”的男孩,到底哪里長大了?

就像一個硬幣的兩面,人們愿意為這個00后的新生代偶像投去光芒,但同時,他也承受著外人難以想象的壓力。如何找到自我和外界的平衡,如何戴著鐐銬跳舞,他沖我點了一下頭,說,我不介意跟你們聊一聊風波、音樂,以及未來。

1

王源

生活不給你的,你想要也得不到

下午4點,初夏的陽光還在,天氣不悶,有點兒微風。按照約定,這次采訪將在王源的工作室里進行。這家公司的位置非常好,地處北京的繁華地帶,裝修卻極其低調。從電梯出來,樓層的指示牌上沒有我們要去的房間標識,到了門口,工作人員迎我走進去,房間里另有一番風景。

在大概能容納七八個人的會議室落座片刻后,王源來到我面前。白T恤、短褲、白長襪、球鞋,戴著棒球帽。他低頭坐下,跟工作人員說光線太亮了,隨后會議室關了,他對我笑了一下,說您好。因為沒化妝,我看到他鼻子上還有一顆調皮的青春痘。

“我最近算是休假,但沒有完全放松。”他說,“我還得繼續寫歌呢。”

悶在家里寫歌,每天醒來喝一冰美式,先玩玩游戲,叫一杯自己喜歡的奶茶,等到入夜就開始創作起來,這就是王源的日常狀態。遇到文思泉涌時,他說半個小時就能寫出來一首好歌。說到這里他笑了,調侃著說自己寫了一首很厲害的歌叫《啥都沒有》。

立志做00后音樂創作人的他,四年前開始第一次寫歌,第一首歌是送給粉絲的,名叫《因為遇見你》。此后,每年都會有他自己作詞作曲的歌獻給大家。在音樂上他給自己的要求很現實,“我可能還不是最好的那一個,但我想讓自己每天都在進步。”

為了參加《我是唱作人》,他開始逼著自己進入了一種瘋狂的狀態。“一首歌做好,我會先自己聽,聽完之后給別人聽。我問那些專業的、不專業的朋友,你聽著怎么樣,哪兒不舒服嗎?我把他們說的建議和意見都記下來,改一些旋律或者尾音。”他說到這里的時候,我開始理解那首《世界上沒有真正的感同深受》為什么會唱哭了自己,也打動了更多人。

對比一下不難發現,今年他寫的詞比以前更有張力,不再僅僅是敘述,有一些思考和強烈的自我表達。跟很多喜歡躲藏自己內心的明星不同,王源顯得更陽光,他把自己的情緒暴曬在陽光下,甚至會“喊”出自己的孤獨。

“有一點是沒變的,我想寫什么就去寫什么,這是我沒變的初心。變化可能是技巧方面,也許現在距離我真正要達到的目標還差得遠,我還在奔跑的路上。我希望我能有夠寬泛的專業知識,還有人生閱歷。也許一首歌的好壞沒有一個工業的界定標準,但自己會知道,用心更多的歌會更容易走進大家的內心。”

3

王源

這是個偶像的時間,人們爭先恐后地參加選秀,在擁有一定的人氣后,漂亮的人們會把重心投向影視,王源不太一樣,他年少成名,卻在成年之后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投入給了音樂。“因為寫歌的時候真的很放松,唱歌是一種抒情,可以表達自己的內心情感。我現在如果聽過幾年前的歌,會想到那個時候在干什么,想到那個時候的畫面。這么看起來,音樂其實就是算一個載體。”

今年9月,他將踏上自己的求學之旅。他說求學路上最重要的是面試部分,“在做音樂這條路上,我不想靠人氣加持。我沒說自己是誰,就聊了聊我的夢想,說我想學好音樂。”

我請他暢想下即將到來的伯克利讀書之路,他說自己最想學好的就是音樂這門手藝。“就像打游戲,人家一百級有裝備,我一開機沒有裝備,在音樂上我就相當于這樣一個游戲玩家,所學的知識就是我身上的盔甲。我把它唱出去,那就是我的武器,讓自己變得強大,然后讓更多人認可自己。”

“你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我問他。

“沒有,做選擇的時候一定會迷茫,但你總會做出選擇。我一定會在權衡,因為出國讀書可能會錯失國內的一些工作機會。比如今天早上我感冒了,我想吃辣的,但喝粥對我身體好。”

他轉了轉眼睛,“其實我會選吃辣的。”說完自己哈哈哈地笑起來。“我還是會做那些看起來有點兒冒險的選擇。”

他給我看了他的歌單,從張惠妹到Hip Hop歌手都有。“能打動我的歌,我覺得首先是真實的。一個沒有在中國生活的人,永遠寫不出好的中國風。一個沒有經歷過事情的人,去寫一個多么刻骨銘心的事情,也永遠打動不了聽歌的人。”

在這個沒有明星隱私的世界里,他如何去平衡真實表達自己和不想被外界窺探之間的矛盾?

他的聲音弱了一拍:“這樣的話,其實是少了很多生活經歷,所以說我最近的靈感比較枯竭,換一個思路,甚至長大一歲,都會有不一樣的眼界。”但說到要不要為此體驗生活,他話頭短促而果斷,“沒啥好體驗的,生活該給你的自然會給你,不給你的,你想要也得不到。就是這樣。”

12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守财奴走势图
股票融资 杠杆倍数 股票融资买入额什么意思 即时赔率亚洲赔率澳门赔率 亿牛配资 上海时时彩 陕西11选5 股牛配资 球探比分即时篮球比分 南平股票配资 湖北11选5 牛大人配资 辽宁快乐12 鼎金投资 陕西快乐十分 河南22选5 每日牛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