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趙琦 | 紀錄片是幫助你認知世界的一個手段

2019-10-17 來源:芭莎男士
和小s 去看大象、和春夏去追龍卷風、和竇驍攀巖、和樸樹游古巴……這些都是《奇遇人生》當中會出現的節目內容。其實,《奇遇人生》用那個奇特的部分給人一種錯覺。它讓人誤以為“奇特”才是支撐節目的最主要的骨架。

2

趙琦

當初要做這個節目的時候,趙琦到上海去找李誕。李誕感覺趙琦都要難受死了。李誕一眼就知道趙琦是一個驕傲的人,判斷著趙琦心里在想什么:“他完全不能理解,他要到上海跟一個喜劇演員、一個什么明星、一個小孩聊這個?他覺得我跟你聊這個干什么?”

畫面切到了他們當天的見面。在一家烤肉店,趙琦和李誕并排坐著,沉默了好一陣。

《奇遇人生》在2018 年9 月開始播出,一共10 期。

每一期都有嘉賓由阿雅帶著,前往一次探索人生的定制旅途。趙琦是節目的總導演。最開始是阿雅想做一檔不一樣的節目,機緣巧合問到趙琦這里。趙琦不了解娛樂節目。他過去20 年都在拍紀錄片,能想到的就是把紀實嫁接到綜藝節目。沒想到卻很合拍。阿雅認同紀實影像的特質,趙琦感興趣于這種跨界。于是就有了《奇遇人生》。播出第一季后,豆瓣評分8. 9,單平臺點擊量超5000 萬。豆瓣頁面上超過4 萬人點評, 其中56%的人給了五星。

趙琦出生于1970 年代,武漢人。1996 年畢業于武漢大學,同年進入央視。從履歷上看,他很順遂。

到央視三四年,他拍了聾啞女孩邰麗華學舞蹈、研究員鄭汝中通過敦煌壁畫恢復古代樂器的故事,兩次獲得由中國廣播電視學會組織評選的國家級政府獎。

2002 年到2003 年,趙琦去英國留學。公派,在英國倫敦大學學習紀錄片導演和國際制片專業。回想這一年,趙琦有很大改變。他了解了紀錄片的國際規范,從提案、融資到制作、發行商的規范。除了這種技術上的習得,還有思維方式上的震動。這種經驗帶給他持續的啟發。哪怕是今天,談到對他影響最大的作家薩特,他提到的也是一種類似的開啟。

“他可以把一個瞬間放得很大。他對細節的描述和想象的擴展,為那一秒鐘營造出很大的空間,讓你在里邊以另外一種速度去觀察電光火石的一瞬間。就是說,他用一種不同的方式表述我們的存在。”

2009 年由他制作的《歸途列車》記錄打工二代的處境。2012 年由他制作的《千錘百煉》記錄四川涼山拳擊手的故事。《歸途列車》獲得艾美獎、伊文思獎。以獎項證明這樣兩部紀錄片不及另一種證明。這兩個題材在日后的十年里作為重要的社會問題不斷地被更多的人看到。對紀錄片來說,這是價值的印證。

1

趙琦

“做紀錄片的人是懷疑者,是提出問題的人。總是需要有人提出批判的意見。讓大家看到問題,因為解決問題才是進步。“盡管關注到重要的社會問題,但這兩部紀錄片的觀眾數量并不多。這也是紀錄片工作者的常態,耐得住寂寞,受得了清貧。

紀錄片的拍攝周期長,商業價值低,反而有了更長久的生命。趙琦覺得:“有時候越是受到局限,越是說明它是別人都還沒有意識到的重要的東西。”

趙琦對于很多紀錄片觀眾來說,會有一種神秘色彩。所謂的“神秘”其實是一種偏見。或者說,這是在一種既定思維模式下所產生的認識。談到在中國制作紀錄片,他講到一點自己的看法:

“咱們不能一直做地下電影。任何不能放到地上的東西都很難做大,要想做成產業,就必須考慮如何用最透明、最規范的手段完成程序上的管理,但在內容上卻能保持最大的獨立性。中間有一個平衡,這個掌握比較困難,但仍需克服。你花了那么多精力拍的片子,還是要讓更多人看到。”

趙琦不見得神秘,反而做著打破神秘的事情。在這一點上,《奇遇人生》也括在內。

拍攝《奇遇人生》其實是一種類似的嘗試。做了20 年紀錄片,趙琦總覺得紀錄片應該還有一些別的方式去做,可以把內容傳遞得更廣。最初考慮參與這個節目的時候,趙琦最主要的興趣點就在這里。

“紀錄片要提供我們之前沒有聽到過的觀點和角度來觀察這個世界,讓人受到啟發,甚至可以解決一些問題,給出一些建議。”通過明星的參與既能達到這個目的,又能增加傳播。既然有這樣的可能性,趙琦愿意去試一試。

在《奇遇人生》中,沒有人用盡心思地把嘉賓的隱私、矛盾抓出來給大家當八卦看。節目里,明星們被放到一個真實的外部環境里,沒有任何預判,處在不一樣的環境當中,人反而變得“自由”。他們在環境里會得到的體驗,通過觀察和提煉,會找到一種啟發。包括觀眾,也包括參與節目的明星們,大家都沒有處在一種被消耗的狀態里,反而是在獲得的狀態中。

在這樣的節目設想下,其實來到這檔節目里的可以是任何一個人,也可以是在任何一種環境當中。因為在真實的世界里,任何一個人有可能會陷入任何一種生活的場景里。每一種狀況都是有價值的。

3

趙琦

回到趙琦跟李誕見面那天。他們并排坐著吃飯。李誕身體靠后,斜著坐,趙琦一手撐著臉,倚在桌子上。這樣的位置互相之間看不到對方的眼睛。得別過身子,才能看得到。一陣沉默過后是他們當天的交談,這些交談也部分出現在正片當中。

李誕問趙琦:在拍什么?

趙琦答:我在拍。

李誕繼續問:手頭在拍什么?方便說嗎?題材?

趙琦回答:我一直在拍一個……一個叫郭川的人。(喔!我知道他。)

趙琦是真的在拍郭川,中國第一個不間斷航海的人。大約3 年前,郭川在夏威夷海域失聯。

接受采訪的時候趙琦說:“在個人的那種愿望上,他對我觸動很大。“郭川勇敢、勤奮,比趙琦長幾歲,是他的兄長,也是朋友。“一個人愿意在多大程度上犧牲,去獲得理想中的自己。他用很極致的方式給出了答案。”趙琦覺得,這其實是當前擺在很多人面前的挑戰。

和小s 去看大象、和春夏去追龍卷風、和竇驍攀巖、和樸樹游古巴……這些都是《奇遇人生》當中會出現的節目內容。其實,《奇遇人生》用那個奇特的部分給人一種錯覺。它讓人誤以為“奇特”才是支撐節目的最主要的骨架。

《奇遇人生》第二季正在籌備當中。與此同時,郭川的紀錄片已經完成。趙琦在繼續籌備其他的紀錄長片。“之后還會一直拍紀錄片”,趙琦說他也只會做這個,而且他也喜歡。制作紀錄片“能幫助你切入到不同的領域,和這個領域從上面到下面的不同的人物打交道。”

“它其實是幫助你認知世界的一個手段,一個以此為手段的人需要誠實、需要勇敢。”同時又要不間斷地問自己:“你能不能誠實地面對它?你又能不能勇敢地說出來?”對于《奇遇人生》來說問題來得不足夠嚴峻,但它依然是支撐《奇遇人生》的骨架。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守财奴走势图
e球彩基本走势图 11选5任3口诀 北京体彩快中彩号码统计器 浙江快乐彩12选5走势图 腾讯官方四川麻将血战到底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新闻 pk10直播开奖 qq欢乐麻将血战到底 中超直播平台 查云南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 10分11选5-11选5复试 捷报比分网足球预测 甘肃快三遗漏图 幸运飞艇是哪里的官方 深圳风采预测 金蟾捕鱼怎么打